信用担保保险暂停

冉东学的主管正全力纠正小额在线贷款。最近消息不断,监管政策将陆续出台。然而,在网上消费贷款激增的背景下,网上信用担保保险的风险值得特别关注。

在过去的两年里,网上信用担保保险的发展迅猛。

正是由于互联网小额贷款的快速扩张,互联网保险公司在这一业务领域下了赌注。例如,中国平安保险去年推出的快速贷款产品,与网易旗下的互联网小额贷款平台网易小额贷款(Netease Small Loan)达成了合作。

该产品主要面向白领用户。它通过为个人用户提供信用担保保险和匹配资金信息,帮助用户获得网易小额贷款等贷款。

由于平安保险本身就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它首先进入消费金融领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300多个场景中为数千万用户提供服务。在平安保险的商业领域,它曾是唯一的盈利机构。

忠安不仅开展了这项业务,还申请成立一家小型网上贷款公司。

10月中旬,刚刚登陆HKEx的中安在线宣布其全资子公司中安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已与香港黑石有限公司达成合资协议,在重庆成立一家注册资本为3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其中中安科技和香港黑石分别出资2.1亿元和9千万元。

公告还称,合资公司的业务范围仅限于提供贷款、贴现票据、转移资金和股权投资。

显然,利用保险公司提供信用保险服务并为在线小额贷款发放保险产品是产业链的一个闭环。

与此同时,主要的传统保险机构也把重点放在小额贷款部门。

去年11月,孙中南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发起成立广州汇金小额信贷有限公司,平安保险有限公司旗下的深圳平安金融科技咨询有限公司也于去年11月成立珠海秦恒平安前进小额信贷有限公司。

快速贷款担保(Fast Loan Quantage)等网上小额贷款信用担保保险看起来是一款非常好的产品,因为它依赖于互联网信息技术提供的大数据和风力控制技术。与其他信用报告公司合作,可以更好地识别客户的信用能力,为获取客户提供强有力的渠道。

然而,作为一种信用担保保险,网络小额贷款保险目前风险较大,需要各方关注。

事实上,去年在网上小额贷款领域已经发生了一起风险事件。

2016年12月,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发生了债务违约,而承保的浙商财险因此赔偿本息共计逾11亿元。2016年12月,互联网金融平台发生债务违约,浙江商业财产保险公司因此共支付了11亿多元本息。

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浙商财产保险损失达到3.07亿元。

根据2017年第二季度数据,浙江商业财产保险的核心偿付能力和综合偿付能力分别为45.4%和90.79%,均不达标。

监管机构要求浙商增加资本,完成增资扩股工作。总行和分行将停止接受新的非汽车保险业务(包括直接保险业务和再保险分入业务),并停止增设分行。

事件发生后,监管部门认识到信用担保保险存在巨大隐患,于6月19日发布《信用担保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意见》禁止保险公司为资产证券化业务、信用评级为AA及以下的债券发行业务、保险公司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信用担保业务。

同时,也对网上贷款平台的信贷和保险业务提出了特别的要求。对于不同的业务,保留责任的余额应超过20万元至500万元。

然而,由于这种商业模式本身的局限性,光靠这种文件不足以防范信用担保保险的风险。

信用担保保险必须有足够的信用数据,这是目前中国最薄弱的。直到今年,个人信贷机构的牌照才发放。信用机构的数据积累和产品开发需要时间。此外,即使将来有新批准的个人信贷机构,它们也将面临许多问题,如信息孤岛、数据收集困难等。目前,个人信用机构和个人隐私保护等重要信息仍然缺乏法律保护,法律法规不明确,隐私定义不明确。

个人征信公司的前期投资成本极高,但仍处于无序竞争阶段。

一些专家指出,对于中国保险公司来说,信用担保保险市场缺乏经验,风力控制模式和系统、保费积累和人才储备都需要很多时间,承保能力非常有限。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容易引发风险。

在互联网小额贷款改革的背景下,中安保险所依赖的商业信用担保保险萎缩也是大势所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