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华指出,曾荫权遵守了政改报告。

日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政治发展咨询报告。前《基本法》起草人司徒华批评曾荫权顺应和扭曲民意,这比解释法律还要糟糕。

梁国雄议员指出,此举显示特区政府和香港市民都不希望普选。

前《基本法》起草人、支持中国爱国民主运动香港联盟主席司徒华批评曾荫权的报告完全顺从和歪曲民意。

前中国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司徒华议员:我相信他曾与中央讨论政制改革报告,并认为在他提出之前,中央是可以接受的。一方面,他拒绝中国香港的舆论,另一方面,他听从中央的意见。

司徒华议员亦指责此举比2004年的解释更差。

前中国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司徒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次解释《基本法》时,否决了2007/08年中国香港的普选。这一次,它没有解释《基本法》,而是在明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决定,中国的政治制度是非常幸福的。这完全违反《基本法》。它用一块大石头杀死螃蟹。一旦决定,中国香港甚至不能讨论它。我认为这比解释《基本法》更糟。

司徒华议员也指出,即使曾荫权在2017年提出普选行政长官,也是模棱两可的。曾荫权在报告中建议增加不民主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的数量,这也不符合民主程序。

就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也批评曾荫权逢迎讨好。

中国香港学会(Hong Kong Society of China)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表示:无论中国香港的民意如何,政府都必须批准,然后政府会命令中国香港的保皇派通过。这是事实。他谈到立法会的票数问题。这是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立法局的票数因共产党的指挥而不同。

梁国雄指出,这份报告再次证明,他不希望中国香港实行普选。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学会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有必要尽可能推迟中国香港的普选时间表。这就是为什么说普选最好在2017年举行。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时间表上的让步是基于扭曲路线图的前提,即使普选制度形同虚设。

中国香港民生学会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首先,在行政长官选举中,他们希望通过功能组别提名的候选人必须由不同的功能组别提名,并获得一定程度的支持,例如10%或15%。这与现时立法会分组点票的方法相同。只要特区政府或共产党政府控制其中一个团体,本来应该能够参与行政长官选举的人便可能无法参与。这个筛选已经很清楚了。

梁国雄表示,由于2004年《基本法》解释的灾难,行政长官这次可以不经任何民意讨论直接向人大提交报告,因为《基本法》附件二最初是由行政长官在香港提出建议后提交中央政府的,中国立法会得到了三分之二立法会议员的支持。

他强调,这是曾荫权玩弄民意能力的根源。

梁国雄强调,无论中国香港民主的未来发展如何,民主派必须继续坚定不移。

香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最重要的是,首先,中国香港的民主人士不能放弃争取普选权的斗争,也不认为放弃普选原则就可以理解他们。第二,中国香港的民主派应该是中国民主派的一部分。

希望之声国际电台记者林秀怡和黄蓉在中国香港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