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彻底打破贾跃亭乐融两年的沉默,能回到网络电视的第一阵营吗?

融致新和乐视网(300104.SZ)是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和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尚有持股交集的两家公司。

但近期两家公司的命运走向却大不相同。

2018年净资产再度为负的乐视网,将在近日迎来是否将被暂停上市的命运宣判。

而沉寂两年的乐融致新则要彻底撕掉乐视标签,摩拳擦掌“开始一个新征程”。

5月7日,Letv超级电视宣布正式将中文品牌升级为“乐融”,并在时隔两年后发布下一代超级电视“超5”。

6年前的5月7日,乐视超级电视首次对外发布。

它曾经是贾跃亭的“代表作”,以硬件免费的“颠覆”模式为乐视网带来丰裕现金流。

但乐视系的资金困局则让它的供应链和销售体系遭遇重创,市场几乎被瓜分殆尽。

如今乐融致新已经从乐视网出表五个月,背靠融创的乐融超级电视在电视江湖能否重现往日的高歌猛进?重新回归两年过去,没有人比乐融致新更期待开启一个新明天。

超级电视上次推出新一代电视还是在2017年3月份。

据记者了解,乐融致新在去年推出了七千元价位的Zero65,也是基于第四代超级电视。

融创文化集团副总裁、乐融致新董事长兼CEO刘淑青对等媒体记者表示,乐融Letv在产品研发、销售、服务能力提升等方面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完成了专业团队的最后搭建,“尤其是TV事业部的变化非常大。

”据记者了解,乐融致新TV事业部总裁郭俏此前曾任LG电子(中国)有限公司营业副总裁,他于今年1月加入乐融致新。

郭俏也在发言中称,除了将原来的超级影视升级为华影时光外,乐融超级电视还重构电视售后服务体系,全国售后服务网点达到2万个。

此外,乐融还宣布将与超级IP漫威合作,开发漫威深度定制联名款。

重新回归的Letv电视与乐视切割得更加彻底。

刘淑青在当日的采访中表示,乐融属于融创文化板块,是融创四大板块中唯一的互联网渠道,会成为融创IP制作孵化运营的出口。

2018年4月,操盘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二度更名,由新乐视智家改名为乐融致新。

同年8月,乐融致新宣布引进了京东、腾讯等战略投资方。

2018年9月,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被拍卖,融创旗下天津嘉睿接盘后以46%的持股比例成为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

乐视网则以36.4%的持股比例成为乐融致新二股东。

乐融致新随后也不再纳入乐视网的合并范围。

需要提及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孙宏斌之子孙喆一目前是乐融致新的董事。

他的另一个职务是融创文化集团总裁。

刘淑青当日还表示,孙喆一到乐融大厦办公给员工带来了很大的士气鼓舞。

六年沉浮无论是被叫做乐视还是乐融,Letv超级电视已经问世六年。

六年间超级电视的销量曾连续数年实现翻番增速。

2014年乐视电视的销量突破150万台,2015年这个数字达到300万台。

2016年,这个数字再翻一番达到600万台。

电视业务为乐视带来了持续的现金流,也曾支撑起乐视网营收的半壁江山。

更重要的是,跨界进入电视行业的乐视高喊硬件免费的口号,“颠覆”了传统电视江湖的定价规则和玩法。

贾跃亭所讲述的故事在资本市场也颇受青睐,乐视网的市值在2015年曾一度超过1500亿。

事实上,在乐视系资金问题爆发后,电视业务仍被看做是乐视网的优质资产。

时任乐视致新总裁的梁军在2016年末曾对外宣布乐视致新投前估值达到300亿元,这个数字远超当时电视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值。

他当时宣布的2017年乐视电视销量目标也仍为“保700万台、争800万台”。

2017年初以150亿资金驰援乐视的孙宏斌,也曾多次公开表达对超级电视业务的看好,并利用融创的资源力挺超级电视。

但超级电视的下滑一样迅速。

乐视网公告显示,乐融致新2018年营收为7.02亿元,不到2017年同期的两成。

2018年乐融致新实现23.45亿的净亏损,却超过2017年同期净亏损额的四成。

此外,乐融致新2018年净资产为-23.76亿元,比年中的-22.04亿元继续缩水。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对记者表示,据其所在机构监测,乐融超级电视在2018年的零售销量为19万台。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认为,持续紧张的资金链压力是超级电视业务下滑的重要原因。

在乐融致新出表前,乐视网与大股东控制的非上市体系间的关联欠款规模曾被确认为约67亿左右。

出表后,乐视网宣布这一数字缩水为约28.4亿元。

这意味着乐视非上市体系对乐融致新的欠债约有38.6亿元。

另一方面,乐融致新也面临高额还债压力。

今年1月乐视网宣布乐融致新通过自筹资金方式归还民生信托人民币9.01亿元。

刘淑青在5月7日的采访中也提到,乐融过去两年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包括今天的发展都离不开大股东融创的支持,感谢大股东在这个时间有担当的站出来。

能否回归第一阵营?郭俏当日表示,乐融超级电视今年的目标是回归互联网电视的第一阵营,“如果我们能做到100万台以上200万台,就可以回归互联网电视的第一阵营。

”ToB则成为乐融超级电视目前的重要方向。

刘淑青当日在采访中表示,从产业协同上,乐融现在的优势在于其做的智能物联可以通过B端直接进入前装市场。

“这不单是因为融创是我们的股东,我们可以进入融创,因为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背景让我们在这个行业深耕。

”她同时透露,在ToC端乐融正在和京东进行深入合作,目前还在研发阶段。

“Letv超级电视始终都是没有变化的,我们对原来的商业模式还是非常认可。

”刘淑青说,“我们坚定地认为以大屏为核心的家庭娱乐还是未来的趋势。

”但回归第一阵营的路并不好走。

Letv电视曾经在互联网江湖的地位已经被小米取代。

小米电视此前宣布,2018年小米电视全球出货量达到840万台,同比增长225%。

此外,随着物联网和AI等技术的发展,电视成为智能客厅战略的AIoT中心。

尽管暴风、微鲸等互联网电视品牌声势渐弱,依旧吸引了华为、一加等手机厂商相继踏入电视江湖。

此外,智能电视的普及让互联网电视的边界已然模糊。

电视的价格战也从未停息,小米已经将65英寸电视卖到了2999元。

奥维云网的全渠道推总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为4774万台,同比微增0.5%。

但1490亿元的零售额规模同比下降8.6%。

当期电视零售面积3370万平方米,同比上升6.8%。

但零售均价3121元,同比下降9%。

乐融在5月7日也推出了主打性价比的Y系列电视。

郭俏表示,未来超级电视一定是产品的主流方向,但在低端市场,乐融不去做也有别人去抢这块的份额,“我们觉得在这个空间里有必要拿一部分产品去分一勺羹。

”董敏认为,乐融电视当下最有价值的是互联网运营经验,上千万存量的年轻高质量用户以及新嫁接的融创房地产和家居资源,可以对它有更乐观的期待。

但他也对记者表示,小米已经在各尺寸的入门机型占据了线上销量头部位置,乐融当下和小米相比,并无绝对的优势,尚需渠道,产业链等资源的加持。

“产业链需要通过乐融的规模恢复进而供销双方信心恢复,不是一蹴而就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