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背后——采访“前线抗议者”

汤姆说:“我更确信我不能在这一刻停下来,因为如果我在这一刻停下来,我会被政权吓到,不再上街,我会为这些受伤和被捕的兄弟感到难过。

现在我们相信,我们将继续这样战斗,直到我们获胜,然后我们将能够拯救这些被捕的志愿者。

2019年9月1日,一名身穿防护装备的抗议者前往中国香港国际机场继续上诉。

中国香港已经持续了近三个月的竞选活动。大量勇敢的抗议者出现了。面对警棍、催泪瓦斯和子弹,他们无所畏惧。

然而,在他们勇敢的背后,警察残酷地镇压了他们,给他们留下了什么创伤?是什么让他们继续前进?中国香港的竞选持续了近三个月。中国香港警方大规模发射催泪瓦斯。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发射了2000多枚催泪瓦斯。经过媒体的反复询问,他们最终承认使用过期的催泪瓦斯。其中一些人甚至在繁忙的街道、住宅建筑、养老院甚至地铁站被解雇,影响到平民。

许多市民指出,吸入催泪瓦斯后,身体会有各种后遗症。催泪瓦斯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汤姆(化名)曾参加过前线战斗,多次吸入催泪瓦斯后,身体出现异常反应。

汤姆(化名)曾参与前线斗争,多次吸入催泪瓦斯后,身体反应异常,心理创伤严重。

面对受伤和被捕的危险,他坚持要继续下去。

(李嘉熙摄于2019年8月13日)汤姆说:事实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后遗症是腹泻。我6.12岁的时候在前排吸催泪瓦斯。抽完催泪瓦斯后,我腹泻了两个多星期。在那两个星期里,我一天腹泻三四次,非常严重,甚至出血。

基本上从7月份开始,每次吸入催泪烟雾后,我一直腹泻到现在。

催泪瓦斯对人体造成严重伤害。邝宝贤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收集了170多名接触催泪瓦斯的一线记者的症状,发现90%以上的记者有持续咳嗽、呼吸困难、咯血等呼吸道症状,70%有皮疹等皮肤症状,50%有持续流泪、眼睛肿胀疼痛,40%有腹痛、呕吐、腹泻等肠道症状。

对于面临催泪瓦斯的前线抗议者来说,这些症状的影响程度是可以想象的。

2019年8月31日,一名示威者在催泪瓦斯的烟雾中。

勇敢过后,受惊的鸟伴随着催泪瓦斯。那是一遍又一遍的枪声。

对汤姆来说,催泪瓦斯不仅会带来身体伤害,还会带来心理伤害。

汤姆说:“我只是听太多的枪声,所以有时候,即使我在日常生活中听到突然的巨响,比如在街上行走,突然一辆汽车压过一个塑料水瓶,听到砰的一声,也会很容易让我突然焦虑。”

汤姆说,虽然他有观察和冥想的习惯,但自从练习后,他一直无法平静自己的情绪,尽管他一直在幽灵彩票的头版下注。他的心里有很多噪音,很难像以前一样平静下来听他的声音。

另一方面,这五项要求缺乏一个不可或缺的口号,震耳欲聋,几乎在每次示威和集会上都可以听到。然而,政府只说将建立一个对话平台,拒绝直接回应人民的五项要求。

2019年8月4日,在中国香港,防暴警察向街头示威者发射催泪瓦斯。

Tom说,对於政府的不回应,他开始感到疲倦,也好像看不到希望。汤姆说他开始觉得累了,似乎看不到政府不回应的任何希望。

汤姆说:我们可能动员了很多次,做了很多事情。看来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希望。会有一些心理上的无能为力。

政府未能作出回应,警察力量不断增强,甚至我们的社会变得越来越压抑和腐败,这些都使许多公民感到厌倦。

我不知道我们中国人和香港人能活多久,不管是我们的心还是我们的生活。

迄今为止,至少有1117人因继续支持被捕者而被捕。除了2000多发催泪弹外,香港警方还发射了4枚实弹、近400枚橡皮子弹、170多枚海绵炸弹和11枚袋装炸弹。

面对警棍和子弹,一些人受伤,另一些人被捕。

面对这些风险,汤姆说,不能保证下一个被逮捕、失明或殴打致死的人可能是他自己。

他坦率地说,他很害怕,但他仍然坚持走上街头战斗。

2019年9月1日,在中国香港的一次示威中,中国香港机场附近的抗议者阻止警方逮捕他们。

汤姆说:我更确信我不能在这一刻停下来,因为如果我在这一刻停下来,我会被政权吓到,不再上街,我会为这些受伤和被捕的兄弟感到难过。

现在我们相信,我们将继续这样战斗,直到我们获胜,然后我们将能够拯救这些被捕的志愿者。

这场运动已经持续了近三个月。前线抗议者和支持以和平、理性和非暴力方式为他们的要求而战的人们都感到身心疲惫。许多人说他们被支持摘下面具,拥抱彼此。

汤姆希望胜利后能有一段时间的平静,然后回来,这样他就能从身体和精神上恢复。

汤姆说:我希望在我们赢得这场战斗后,我们能有一段很长的和平时期,慢慢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然后不再需要听到枪声,使这段暴力、流血、枪声和恐惧成为过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