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大国”污染祖国黄河污染从何而来?

有关部门的统计显示,在过去20年里,黄河的污水排放量翻了一番,十几条重要支流变成了“污水沟”,近40%的干流失去了水体功能。

许多高能量、高污染的工业园相继建成,许多烟囱占据了原有的村庄,浓烟笼罩了天空空,污水流入黄河,废渣涌入草原。

2006年4月23日,宁夏石嘴山市滨江工业园区,一名男子跳过排水沟。

这家工厂每天排放大量各种颜色的污水。恶臭的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流入黄河。

内蒙古鄂尔多斯石灰窑附近,一个孩子用黑色的手捂住脸。

石灰窑生产的石灰主要为电石厂和钢厂提供原料。

2006年4月25日,乌海市红五素工业园区的一名村民在拆除后从工厂废墟中收集抹布。

由于国家环保总局的干预,一些污染严重的小工厂和矿山相继关闭。

2006年8月27日,北村村民任宝平在他被拆毁的房子前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他们身后是神化的焦化公司,冒着黄色的烟雾。

内蒙古乌海市的一个工业园区,浓烟笼罩了一整天空。

宁夏第三条排水沟的污水直接流入黄河。

农民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每天吸入大量灰尘。

工业废渣被倾倒在附近的草地上。

一个村民跪在建筑工地前,要求不再建工厂,而是归还他们赖以生存的草原。

编者按:近年来,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等黄河中上游地区的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许多高能高污染工业园相继建立。许多烟囱占据了原来的村庄。浓烟覆盖了天空空。污水流入黄河,废渣流入草原。

许多居民仍然生活在污染严重、疾病频繁爆发的环境中。

有关部门的统计显示,在过去20年里,黄河的污水排放量翻了一番,十几条重要支流变成了“污水沟”,近40%的干流失去了水体功能。

中国的第十一个五年计划明确要求,与第十个五年计划相比,2010年中国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应减少10%,这意味着从2006年开始,平均每年减少2%,而2007年是至关重要的关键时期。

然而,黄河污染控制会不会重蹈淮河污染控制的覆辙?“住在这里的人只能活不到10年。

“内蒙古和宁夏边境附近乌海市贡乌苏镇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无助地抱怨眼前的黑烟。

他多次通过109和108国道去宁夏石嘴山市或内蒙古东胜市。“天空空像乌云一样充满了浓浓的黑烟。太阳被遮住了,他不得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公路上行走时开灯。

”他补充道。

据了解,近年来,一些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如电石、炼焦、硅铁相继成立。产生的“三废”污染正深刻影响着当地居民的生活。

2006年4月26日,红五素镇北山村副主任袁广深回到村里,看到搬迁后一片混乱。

“由于乌海市西里峰工业园的开发,村民们都搬走了。

袁广深说,北村是红五素镇唯一一个主要生产农产品的村庄。小村庄生产的谷物和蔬菜供应邻近的工厂和矿山。

村子东面不远是鄂尔多斯草原,西面隔着黄河是一望无际的阿拉善沙漠。

据报道,自2001年以来,北村已有近2万亩草地被工业园区占用。

随着工业园区的建设,数百个炉灶开始冒出黑烟,肮脏的空气充满了整个小村庄。

空空气污染给当地农作物带来了最直接的危害:西红柿、茄子和其他水果有黑点和腐烂,蔬菜不能出售。

“但我们没有得到赔偿,直到最近我们才与该地区达成赔偿协议。

”袁广深说,村民们搬出了工厂,但留下了几代人耕种的土地,大家都无事可做。

过去,这个沙漠和草原边缘的深村与不治之症无关。

自2003年以来,村里的人死于癌症等疾病。

“如果刮风,那就更好了,否则整个房间闻起来就像被你的鼻子呛到了。

“袁广生看着正在开工的工厂,摇了摇头.”现在我们大多数人都患有呼吸道疾病。

“西莱丰工业园区只是内蒙古乌海市、阿拉善盟和鄂尔多斯市交界处众多工业园区之一。

大约在2000年,这三个地方像竞争一样竞争,竞争在黄河两岸几十公里的狭长地带开放工业园区。无一例外,高容量和高污染企业是引进的主要目标。

贡乌苏镇开发区、乌达工业园、乌达工业园、阿拉善左奇工业园和七盘锦工业园都挤在内蒙古西南部和宁夏交界处的一个小地方。

棋盘井工业园区所占用的土地原本是伊托克旗阿尔巴斯萨穆德埃尔图加巴(albass sumud ertukgaba)的牧场,这里出产著名的阿尔巴斯羊。

“自2004年以来,家里的羊一年死了十几只,羊绒也变黑了。

”蒙古牧民王吉拉一边赶着羊一边说道。

200多只羊在20多个排放黑烟的烟囱附近挣扎着寻找食物。一条长长的黑线从路边延伸了一公里。

“这原本是河床。从去年开始,附近的电石厂就在这里倾倒废物和炉渣。

”他说。

向东不到两公里,它是一个被铁丝网包围的自然保护区。

王吉拉是少数留在工厂污染区的牧民之一。更多的阿尔巴牧民放弃了他们的羊群,搬到几十公里外的小镇谋生。

“也许将来不会有阿尔巴斯羊。

”王吉拉感叹道。

从贡乌苏镇往西南大约10公里处是一个叫拉生寺的小镇。这个城镇是由一家化工厂开发的。现在这家化工厂已经卖给广东老板,并配备了热电厂:废水沿着池塘一级一级地从上到下流动,最后排入一条与黄河相连的深沟。

化工厂的废物由卡车装载,倾倒在离黄河不远的一个大的低洼坑里。

这家化工厂拥有自己的火车站,几列火车正等着装货,上面醒目地写着:“危险品,剧毒!”工厂的西南部是宁夏石嘴山市的滨江工业园区,那里无数的烟囱排满了浓烟,浓烟向黄河滚滚而来,那里也几乎没有蓝天。

“我们的果树每年都会枯死。

石嘴山花园林场员工田福玲说,他承包的大约60棵果树在四年内死亡。

工厂将冒着热气的黄色浑浊废水直接排入黄河,田家果园每年都用黄河水灌溉。

2006年下半年,根据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环境监察局《关于石嘴山市和乌海市周边大容量企业环境污染问题的思考》的信访要求,当地政府对几十家存在环境污染问题的企业进行了限期整改,关闭了小焦炭、纯碱等一批“十五小”企业。

“这里很多工厂都关门了,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建。

“一位环保官员坦率地说,目前的形势并不乐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