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巴菲特的账户持有大量现金?

在QE退出的声音中,市场可能在笑傲江湖,但在加息的号角下,它不能保持绝望。

美国股市在7月份完全遵循了这一规则。

本月第一周,道琼斯指数首次升至17,000点。本月最后一周,美联储略微强硬的言论“吓”了该指数2.5%,使其失去了自2014年以来的所有成就。

今秋,投资者的敏感神经再次被唤醒,萦绕在他们脑海中已久的问题再次被提了出来——是时候告别持续了三年的牛市了吗?巴菲特的悲哀8月4日,在抛开7月份最后一周股市崩盘的恐慌之后,投资者在8月份的第一个交易日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当天,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0.72%,至1938.99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31.25点,至4383.89点,涨幅0.7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时上涨0.5%。

然而,这次反弹背后似乎还有另一个答案。

美国股市8月4日上涨势头主要来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股神”巴菲特的带领下发布的令人自豪的2014年第二季度年度报告。由于投资收益大幅增加,公司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41%,从去年同期的45.4亿美元增至63.95亿美元,相当于a股每股3899美元。

然而,同一份财务报告中的另一组数据揭示了巴菲特的悲伤。

根据财务报告,截至6月30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拥有逾555亿美元现金。

这也是巴菲特成为伯克希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40年来,公司现金首次超过500亿美元。

根据“股神”的投资习惯,他通常手头的现金大多在250亿到350亿美元之间。

除了巴菲特的保险业务津贴之外,他持有如此多现金的原因,是因为“股神”对股市的兴趣也在逐渐下降。

巴菲特对股市的热情开始消退,此前他押注美国经济好转,并大举收购重要企业。

根据财务结果,伯克希尔今年上半年在股票上的支出仅为20.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70%。

然而,他出售的股票价值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达到29.6亿美元。

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带来的“大牛市”使得寻找廉价和合适的投资目标变得越来越困难。

“股神”巴菲特不仅失去了方向,许多私募股权老板,包括黑石集团总裁托尼·詹姆斯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约书亚·哈里斯,也没有办法摆脱巨额现金流。

根据总部位于伦敦的研究公司Preqin提供的数据,截至7月份,整个私募股权行业的现金总额达到创纪录的1.16万亿美元。

“持有这么多弹药是前所未有的现象。他们必须为这么多钱找到出路。

咨询公司托雷·维克资本合伙人(TorreyCoveCapitalPartners)首席执行官大卫·范(DavidFann)表示。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或许能够缓解“巴菲特”的担忧。

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新报告,过去五年美国股市反弹曲线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趋势高度一致,落后三个月。换句话说,如果美联储在今年10月如期结束QE,美国股市在7月份创下的历史纪录可能就是这次牛市的顶峰。

然而,后来开始的加息进程可能为“巴菲特”重返股市创造了机会。

根据彭博(Bloomberg)监测的历史数据,量化宽松结束后的首次加息给股市带来了10%-17%的平均跌幅。

“巴菲特人”现在要担心的是他们要等多久。

这两份参考文件如何能够在不扰乱市场的情况下提高利率,并让他们投资的数万亿美元白白浪费?

这是美联储最头疼的问题。

鉴于加息引发的投资者心理恐慌,美联储打算为其提供一些掩护。

超额准备金率和隔夜反向回购利率已经成为美联储为加息提供的最佳保护——参照这两个指标,美联储希望逐渐让市场熟悉三年来未见的收紧氛围。

所谓隔夜反向回购是美联储通过向银行和其他交易对手放贷,将美国国债转换为隔夜贷款的计划。

操作过程是美联储在一段固定的时间内向其交易对手出借证券,并暂时从银行系统提取现金。证券到期后,交易对手将证券返还给美联储,并收到美联储返还的现金和隔夜利息。

这个工具的核心是想通过这个隔夜贷款利率来引导市场价格,通过对市场价格的调控改变市场中资金流的大小。这一工具的核心是通过隔夜贷款利率来引导市场价格,并通过调节市场价格来改变市场中的资本流动规模。

关键是美联储必须找到广泛的交易对手,使这一利率成为具有广泛参考意义的价格。

隔夜反向回购利率将与美联储已经存在的超额准备金率一起引导市场。

隔夜反向回购利率和超额准备金率的区别在于,这一新工具可以在更广泛的金融机构中使用。

超额准备金利率只适用于参与者相对单一的储蓄金融机构,不涉及货币市场基金和政府支持企业等大型机构。

新的利率指数将把这些机构变成美联储的对手。

美联储希望,在QE按计划于今年10月退出市场后,这两个利率可以一起用来指导市场基金的价格。

在投资者习惯了这种短期利率变化后,美联储开始调整美国联邦基准利率。

然而,任何新工具的推出都有不确定性。尽管隔夜反向回购利率有助于美联储在QE退出后保持市场利率在控制之下,但它也将把美联储放在首位。

作为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应该扮演货币政策制定者的角色。隔夜反向回购操作引入后,该工具的巨大规模将把美联储转变成一个拥有“超级权力”的金融中介,从而成为传统银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

美联储也正在为此制定对策,如设定使用上限,或允许对手设定上限等。

在两大基准利率的掩护下,美联储的加息进程将逐渐开始。

由于有两种主要的利率工具,美联储加息的速度和频率也可能超过市场预期。

8月4日,里士满联储主席莱克(Richmond Fed)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投资者对加息的预期比美联储官员晚了几个月。

“市场可能低估了美联储未来两年加息的速度。

”莱克说。

莱克今年没有在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投票的权利,明年他也将有这种权利。

就在莱克发出警告之前,作为美联储鹰派的代表,达拉斯联储主席费舍尔(Dallas Fed Fed Fisher)曾表示,鉴于就业状况的快速改善和美国经济复苏的加速,加息可能会在2015年初甚至更早开始,这与明年3月或6月的预期加息相去甚远。

9月16日,美联储将举行利率会议。美联储承诺公开透明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在会议上给出明确或隐含的暗示。

然而,历史数据显示,8月和10月是S&P 500指数回调可能性最高的两个月。

8月5日,美国三大股市再次下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139.81点,至16429.47点,跌幅0.84%。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8.78点,至1920.21点,跌幅0.9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31.05点,至4352.84点,跌幅0.71%。

一场风暴即将来临,“巴菲特的”正在蠢蠢欲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