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杠杆化指强化影子银行的信用中介功能

自4月以来,中国银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启动了“三套利”和“四不当”专项整治。

根据要求,这仍然是组织进行自我检查的阶段。

金融管理和银行间业务作为近年来影子银行的主要形式,自然被纳入重点风险防控领域。

打击资本转移空,结束监管套利,促进金融去杠杆化已成为这场混乱整治的主题。

从市场来看,4月份银行间和理财业务已经有所反应,监管的高压已经传递给金融机构。

银监会审慎监管局局长肖袁琪5月12日表示,近期的一系列监管政策不仅使银行的运营更加稳定,也稳定了金融市场,有助于防范风险。

在2013年第八篇文章之前,财务管理和同行首当其冲。影子银行在银行信贷合作、银行证券、银行基础和银行保险渠道的帮助下发展迅速。

第八条后,银行财务管理对非标准资产的投资受到限制,同业和外包模式成为影子银行新的“避难所”。

在跨市场和跨产品逐层嵌套之后,底层资产不再为人所知,杠杆作用也在一层一层地扩大。

《关于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移套利及相关套利”专项管理的通知》列举了利用理财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利用银行间理财购买存单、利用外包资金加杠杆和期限的非银行机构等违法行为。

影子银行导致资金转移,推高杠杆率,这已成为此次银行业混乱整顿的焦点。

穆迪助理分析师许婧表示,“中国监管机构指出影子银行系统的风险,并打算通过一系列新的监管指引来解决这些风险,同时强调防范金融风险已成为政府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华泰宏李超团队在5月11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该行的三向去杠杆化主要是通过限制同一家银行和理财业务的快速扩张,解决多层次套现、过度依赖资金来源批发资金以及理财产品基金池的运营等问题。

“我们认为,这种金融去杠杆化主要是针对银行间业务中的期限错配和高杠杆交易,以及由此产生的道德风险和监管套利。重点不是打击非标准行为。

“上述报告中提到了这一点。

至于金融去杠杆化,银行也有自己的理解和措施。

在5月11日的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浙江商业银行副行长徐仁炎在谈到金融去杠杆化时列举了该行自身的几项重要内容。

他表示,银行首先是要控制自身的资金来源,调整存款的结构比重,尽量降低和减少同业负债的控制、同业资金融入的比例,而企业、公众的一般性存款不存在增加杠杆的概念。他说,银行应首先控制自己的资金来源,调整存款结构比例,努力减少和降低对银行间负债和银行间资金比例的控制。然而,没有增加企业和公众一般存款杠杆的概念。

关于银行资产结构的管理,他表示,“只有当我们的到期日不匹配时,杠杆问题才会出现,”当然,银行不可能到期日不匹配,杠杆总额必须得到控制。

具体而言,就期限错配而言,应合理确定长期和短期资产负债比例以及相应的资产负债平衡对应关系,以减少错配。

在保证资金流动性的前提下,尽量减少期限错配和银行间资金。

同时,徐仁炎表示,应加强我行作为信贷中介的职能,鼓励企业使用商业承兑汇票、应收账款等工具,最大限度减少对我行表内资产的占用,实现我行杠杆降低。

市场数据将伴随着良好的政策。

专项整治政策刚刚出台,4月份的市场数据已经反映出来。

荣格360发布的2017年4月银行理财市场报告显示,4月份银行理财产品总发行量为10855份,较3月份下降14.7%。

报告称,由于本季度末监管政策的不断升级,产品销售数据大幅缩水。

然而,肖袁琪在12日发布的最新数据中表示,截至4月底,银行业金融机构金融产品余额为30万亿元,比3月底增加1.1万亿元,比年初有所增加。

银行业金融机构同业存单余额4.2万亿元,比3月底增加近700亿元,发行同业存单余额7.8万亿元,比3月底增加1384亿元。

银行间投资近37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万亿元。

此外,3月底社会融资规模中信托贷款余额为7.01万亿元,增速远高于去年同期。

委托贷款余额13.8万亿元,比年初增加6300亿元,同比增长近20%。

肖袁琪认为,一系列数据表明,该行的经营指标稳定且在不断改善。

同时,第一季度,银行业新增贷款4.5万亿元,占同期新增资产的80%,比年初增加39个百分点,“表明银行业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断提高,”他说。

除了规模之外,市场价格的变化也很明显。

从荣格360的统计数据来看,理财产品的收入并没有下降,4月份的平均预期收入为4.18%,比3月份上升了0.05个百分点。

同样,Wind数据显示,各类银行间存单利率呈现上升趋势。

尤其是余额宝在2017年第一季度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在5月8日发布的中国影子银行季度监测报告中表示,其资产扩张的原因之一是余额宝在流动性收紧、大额可转让银行间存单利率上升的情况下,对银行间存单的投资出现净增长。

穆迪认为,流动性趋紧的趋势可能反映出监管机构控制金融体系杠杆率的努力,但也可能增加银行间市场中小银行和其他非银行借款人的流动性压力。

瑞穗证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最近也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表示,金融监管和收紧货币政策的结合可能会在短期内推高市场资本成本。

他认为,今年金融去杠杆化将继续深化,而央行将通过不同期限、规模和货币政策工具的组合来应对可能的流动性影响。

在长期减少监管套利的基础上,降低财务杠杆比率,引导资金从空走向实。

发表评论